那些消失的汽车品牌!曾风靡全球,如今被人遗忘!

历史上的“最后一个”总是让人嗟叹惋惜。最后一辆大众甲壳虫从生产线出发,这个具有故事性的车型逐渐淡出人们视野。大众为了纪念甲壳虫制作的定格动画短片,每一帧画面都极为动情、感人。在披头士乐队著名的《Let it be》乐曲中,人们为成为历史的甲壳虫送行最后一英里。

甲壳虫作为一个文化符号,标记着它的曾经。同样的,成为一种更为深远的影响力。
仅在百年时间里,我们见证了一个个伟大汽车品牌的崛起,我们也目睹了一个个风靡一时的汽车品牌退出历史舞台。
回首汽车发展百年历史,迭代更新不胜枚举。让我们在流动的光影中,捕捉那些渐行渐远的身影。

由辉煌走向落幕——奥本

奥本(Auburn)是20世纪初诞生于美国的一个豪华车品牌,它的前身是1874年由查尔斯-艾克哈特(Charles Eckhart)在印第安纳州奥本市成立的艾克哈特(Eckhart)运输公司。1900年,艾克哈特的儿子弗兰克和莫里斯推出了他们的第一辆奥本汽车;1909年,公司合并了当地的另外两家汽车制造商,搬迁到一家大型工厂中,生产规模进一步扩大;不幸的是,正在公司逐步迈上正轨时,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之后由于材料短缺,该工厂被迫停产。

查尔斯-艾克哈特(Charles Eckhart)


1924年艾瑞特•科德(Errett Cord)接手奥本,公司迎来快速发展时机,在科德的领导下,奥本汽车的销量连续三年翻了一番。

三和藏-奥本 851(1935年)


随后一直到1929年经济大萧条开始了,奥本的豪华车业务受到了严重的冲击。1937年8月,在经济大萧条和科德操纵股票的双重影响下,奥本汽车公司最终宣布破产清算,美国汽车的一个伟大时代至此终结。它位于奥本的装饰艺术总部现在被纳入Auburn Cord Duesenberg汽车博物馆的管理范围内,并于2005年成为国家历史地标。

消逝的“美国梦”——派卡德

1900年9月詹姆斯·沃德·派卡德(James Ward Packard)和他的哥哥威廉·杜德·派卡德(William Doud Packard)成立了俄亥俄汽车公司,后于1902年更名为派卡德汽车公司。

“Ask the Man Who Owns One”是派卡德的标志性口号,这样充满自信的广告词彰显出派卡德汽车豪华与优雅的品牌定位。用料奢华、外观华美,派卡德不仅在其外表上大做文章更是在技术领域里不断追求革新。20世纪30年代俨然成为了派卡德发展的巅峰时期,电影明星、皇室贵族、名门政要争相追逐,风头甚至盖过了劳斯拉斯,拥有一辆派卡德成为了那时最令人向往的“美国梦”。

三十年代的经济大萧条同样重创了派卡德公司,公司变得入不敷出。为了度过难关,一向走奢华路线的派卡德决定开发价格偏低的中端车型来刺激消费,甚至为了量产中端车而专门打造了完备的独立工厂,然而效果甚微。

三和藏-派卡德 超级8(1933年)


1954年派卡德和斯图贝克公司合并,共同生产中端车型,然而公司并没有取得成功。短短四年后两家公司被迫重新拆分,而派卡德在随后时间内很快就停产了,一代美国人的梦就此消散。

意大利荣光——伊索塔·弗拉西尼

伊索塔·弗拉西尼公司诞生于意大利,由塞萨尔·伊索塔(Cesare Issotta)和文森佐·弗拉西尼(Vincenzo Fraschini)两人共同创立,并致力于打造领先于世界的先进豪华轿车。一战结束后,公司推出了划时代的著名车型Tipo8。
20世纪20年代美国新兴资产阶级开始大量增长,消费潜力巨大。而Tipo 8 车型也正好打开了伊索塔公司进入美国的大门。这不进则已,一进惊人,Tipo 8 凭借出色的性能和外观不仅成为资产阶级的宠儿,更得到了好莱坞电影的青睐。比如1934年由Fredric March.主演的美国电影《Death Takes a Holiday 》中就出现了伊索塔公司1929年款的Tipo 8A,同样的车还出现在了1950年的好莱坞电影《 Sunset Boulevard》里。

 Tipo 8(1920年)

在二战期间,伊索塔以及阿尔法·罗密欧两家汽车公司成为了意大利飞机发动机供应的主要来源,由于产能的有限,公司只能暂停了大部分豪华车生产的业务,并于1949年时完全停止了汽车业务。

法兰西力量——潘哈德勒瓦索

潘哈德勒瓦索(Panhard et Levassor)创立于1887年法国,是世界上最早的汽车品牌之一,对汽车的发展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一开始,潘哈德勒瓦索制造基于戴姆勒发动机的汽车。成立之初,勒瓦索先生对汽车比赛的热情和前置后驱系统让PL汽车大放异彩。潘哈德汽车的技术进步日新月异,逐渐成长为一个豪华汽车品牌。

 1891Panhard et Levassor Type A P2C

第一次世界大战对法国的工业造成了极大的破坏。一战后,潘哈德汽车开始衰落。
在二战后,潘哈德汽车试图转型,转而生产轻量化低成本的平价汽车。潘哈德推出了几款令人印象深刻的Dyna X运动赛车,但依然无法挽救颓势。1955年,雪铁龙开始收购潘哈德,并在60年代初完成了收购。汽车世界的运行与潘哈德渐行渐远。1967年,潘哈德汽车寿终正寝。今天的潘哈德公司硕果仅存的只有它的装甲车。

Panhard PVP

德意志战车—霍希

霍希品牌的创始人奥古斯特·霍希(August Horch),他不仅是德国汽车工业的杰出贡献者,也是奥迪品牌的创始人,在30年代之前一直是德国汽车界的精神领袖。1899年从奔驰的发动机工厂辞职后创立了属于自己的公司——霍希。

 奥古斯特·霍希(August Horch)


 1906年霍希离开了自己创立的公司,在1909年成立了自己的第二家公司奥迪。到了1932年,由于市场发展的需要,来自萨克森州的霍希、奥迪、DKW、Wanderer品牌进行了合并,诞生了“汽车联盟”这个全新的品牌,而“汽车联盟”就是如今名震四海的“奥迪”的前身。

1933年,霍希830推出后受到了富豪们的高度追捧,830系列作为顶级车型一共卖出了9522辆,这在当时经济大萧条的背景下是非常罕见的一件事情。

霍希830


1937年,霍希推出另外一款高端轿车853,这款车也奠定了霍希在豪华汽车界的地位,从此,霍希在全球赢得了无数美名。

1964年,大众吞并了新汽车联盟,由于考虑到整体战略布局,为了避免内部竞争,霍希这个往昔的高端品牌从此陷入无限期停滞。
虽然这些车型在岁月中流失,但不可否认,它们皆以自身的存在而辉煌。车型的迭代不是一代的“结束”,而是在此基础上的“更新”。未来,我们需要连接“过去”与“现在”。在过去中寻求所得,才不费前人的艰苦付出。

万里长征:2019 北京-巴黎老爷车拉力赛落幕

巴黎时间7月7日下午,随着大多数参赛车完成最后一天的赛程——从比利时伊普尔(Ypres)到法国巴黎,历时36天的2019北京-巴黎老爷车拉力赛也随之宣告落幕。

在这项拥有一百多年历史的赛事中,自1907年首届拉力赛开赛以来,每一届北京-巴黎拉力赛都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北京时间19年6月2日 北京居庸关长城发车式

这些热烈的目光,有的来自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车手,试图挑战这条横跨欧亚大陆的拉力线;有的来自借机宣扬品牌的厂商,琢磨着如何展示自身的制造能力和品质;而更多的则是来自嗜好老爷车的车迷们。

巴黎时间2019年7月7日 巴黎旺多姆广场(Place Vendôme)终点

但不管怀着什么样的心态、有着什么样的目的,北京-巴黎老爷车拉力赛都绝不会让人失望。


The 7th Peking to Paris

2019年北京-巴黎老爷车拉力赛,是由英国耐力汽车协会主办的第七届北京-巴黎老爷车拉力赛。

自6月2日从北京居庸关长城出发,先后途径蒙古、俄罗斯、哈萨克斯坦、芬兰、阿萨尼亚、拉脱维亚、波兰、德国、比利时等九国,最终于7月7日到达法国巴黎,本届拉力赛共历时36天,行程超过1.3万公里。

纵使面对不同的气候、复杂的路况以及陌生的野外坏境,参赛者仍能在这36天中,平均每天行进三四百公里,从扎维多沃(Zavidovo)到圣彼得堡(St Petersburg)更是在一天之内行驶六百五十多公里;这对车手和车辆来讲,都是一场对耐力的考验。

除了是车手能力和车辆性能的展场外,如今北京-巴黎拉力赛还是重要的老爷车秀场,世界各地的老爷车收藏家想借此一展风姿,世界各地的老爷车爱好者也想借此一饱眼福。


赛事车情

本届北京-巴黎老爷车拉力赛共有来自十多个国家的车手带着120余辆老爷车参赛。在这120余辆参赛车辆中,年岁最长的是1号 Contal Mototri Tricycle,产于1907年,已有一百一十二年的车龄;车龄最小的为96号保时捷911S,产于1977年。

1号 Contal Mototri Tricycle(1907)
96号 保时捷911S(1977)

参赛车辆中不乏堪称经典的车辆,如1930年款福特A(Ford Model A)、1929年款劳斯莱斯幻影、1956年款保时捷356A以及1949年款的宾利Speed 8等等可留名车史的经典车。

41号 宾利Speed 8(1949)
56号 保时捷356A(1956)
103号 Ferrari 208 GT4(1975)

在此次赛事中, 拔得头筹的30号 Buick Special 40 Series(1939)和32号 Buick Coupe(1939),较其他参赛车提前一天抵达巴黎,于当地时间7月6日下午7时左右便跑完了赛程。

 

The 1st Peking to Paris

虽然如今的拉力赛似乎渐渐成为了老爷车的专场,附着休闲、娱乐以及复古的色彩;但一百多年前的首届拉力赛却完完全全是另一番景象,充满了泥泞与曲折、风沙与困厄,参赛车们不得不克服着超乎想象的艰苦。

1907年,刚成立3年的国际汽车运动联合会在巴黎召开会议,决定于当年6月举办一场横跨洲际的汽车拉力赛,并选定了从中国北京到法国巴黎的汽车拉力赛。
随后1月31日,法国《晨报》(Le Matin)便以醒目的标题刊出赛程启事:“我们向法国和法国以外的汽车制造厂提个问题:当下需要证明一个人拥有一辆车,他就可以做任何事情,去任何地方,今年夏天谁来开车从北京到巴黎走一趟?该路程全长16000公里,获胜者将获得10万法郎!无论是谁,他一定是位坚毅勇敢的人,全世界的人都会关注他英勇的座驾,他的名字定将被世界传颂”。

刊登北京-巴黎汽车拉力赛启事(右上角)的《晨报》版面

20世纪初,距1885年卡尔·本茨发明“第一台汽车”仅仅20年,汽车的安全性、耐力性都难以保障,而路况又极差,因此这一提议的大胆便可想而知了。
尽管公众纷纷摇头,认为“北京到巴黎的汽车拉力赛是个不可行的计划”,但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则处处暗示着金钱与荣誉的消息倏然之间便传遍了欧美,很快就招徕到了25个车队参赛报名。

赛程中扎营休息的车队

几经周折,25支车队中只剩下5支车队最终成行,分别是三支法国车队、一支荷兰车队和后来夺得最终冠军的意大利车队。

意大利车队驾驶员博盖塞亲王和机械师格萨迪

意大利车队由车手唐·西庇奥尼·博盖塞亲王(Prince Scipio Borghese)、机械师托尔·格萨迪(Ettore Guizzardi)以及意大利《晚报》随行记者吕吉·巴津尼(Luigu Barzini)三人组成,而作为汽车运动发烧友的博盖塞亲王更是为了参加这次史无前例的洲际拉力赛,放弃了刚刚获得的意大利国会下议院的议员席位。

驻库伦办事大臣延祉乘坐博盖塞亲王驾驶的伊塔拉汽车


其他的参赛者可能并不是贵族,但他们勇于挑战艰巨任务的好胜心、对汽车运动的热爱,与博盖塞亲王却毫无二致,正如随行记者巴津尼所评价的:“他们意志坚定、善良、笃实,富有牺牲精神,如果需要用他的血来充当石油,我相信他会毫不犹豫无偿献出”。

1907年首届参赛的 Contal Mototri Tricycle

1907年6月10日,5支参赛车队从北京东交民巷使馆区正式出发,经过62天的艰难跋涉,8月19日下午4点半,博盖塞亲王驾驶着伊塔拉汽车终于缓缓驶进了巴黎。

1907年北京-巴黎拉力赛冠军车伊塔拉「Itala」


博盖塞亲王获得了英雄般的礼遇,那辆伊塔拉牌的冠军车成为意大利都灵汽车博物馆的镇馆之宝,而1907年北京-巴黎拉力赛则被永远写进了汽车运动史。

受到巴黎群众夹道欢迎的博盖塞亲王

一百多年后的今天,当我们回首1907年的这届比赛时,依然不能不对当年参赛者们的勇气和胆识心生敬佩。

即使面对坑洼泥泞的道路、荒茫无际的草原以及瞬息万状的气候,参赛车队依然坦然上路、慷慨成行。

更重要的是,1907年的北京-巴黎拉力赛对汽车产业产生了深远的影响,有力地推动了汽车的普及,正如冠军博盖塞亲王所预见到的,“从北京到巴黎的‘奔袭’ 是对汽车的一种测试。文明世界是在见证对汽车最丰富、最全面和最有说服力的测试。人们意识到,此项测试是通往废除所有人力、畜力牵引运输之路的深入和具有决定性的一步。此项废除是社会进步最明确的目标之一”。

如今,北京-巴黎老爷车拉力赛已经不仅仅只是一场考验车手耐力、驾驶技术、维修技术的比赛;其更重要的意义,是一场属于老爷车车迷的盛会,为不同国家老爷车爱好者提供了交流沟通的平台,寄托着人们对汽车文化、复古时尚的企盼。

从北京到巴黎、从赛场到看台、从现场到网络,每一个关注北京-巴黎老爷车拉力赛的人都幸逢盛事,见证了这一场属于历史、也属于老爷车的欢会。

Jacky Ickx | “传奇”本人的极速世界

“The fact that I am still alive after 100,000 laps is my championship.”

——Jacky Ickx    

赛车史见证者

“我这生参加过太多刻骨铭心的比赛。那时觉得是一场冒险,现在看来,更像是一种经历。”

1945年1月1日,Jacky出生于比利时布鲁塞尔。因父亲摩托车记者的职业关系与赛车结缘,由摩托车比赛入行,后转战汽车比赛。

30多年的赛龄,见证赛事无数。曾25次登上F1领奖台, 6次斩获勒芒24小时耐力赛冠军,Jakcy被誉为史上最优秀的长距离赛车手。

传奇车手

– 死里逃生 –

“我最大的胜利,就是10万圈赛道跑下来,我还活着。从事赛事30年,比赛中发生事故、受伤、甚至失去朋友,都是此生无法忘怀的经历。”

在1970年西班牙F1大赛中,赛车手Jackie Oliver撞穿Jacky赛车油箱,两人瞬间淹没在火海中。作为世界上死亡率最高的竞技赛车比赛,F1在当时的安全系数更是和当今毫无可比性。

在所有人都屏息预想灾难结果的时候,两人都从驾驶舱中惊险逃生。如此严重的事故,两人竟然都只受轻伤。媒体均以“unbelievable”对两位车手表示感叹,Jacky由此成为传奇。

– 改变勒芒 –

1969年,作为Jacky的勒芒首冠,他给大家展现了一次特别的比赛方式:其他车手都奔向赛车迅速出发时,Jacky不慌不忙地走到车前,等对手们离开后悠然地发动自己的车。

“在勒芒夺冠,你不可能靠第一圈就赢得比赛,因为比赛还有24小时才结束。”

Jacky这席言论,令勒芒赛会于1970年取消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起步桥段。

汽车发烧友

“人生充满变数,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也正是这些‘不可思议’,带来了更多挑战。”

11月1日下午,Jacky参访我馆,大成都也极为应景地给了个艳阳天。他惊叹于馆内经典藏车之多,如同室内圆石滩。特别是当他看到陈列馆内两台他曾经驾驶过的同款车型奥斯汀“蛙眼”和保时捷911时,言语间很是动容。

随后,Jacky一行拜访了博物馆馆长黄宗敏先生。同为汽车发烧友,相见甚欢。Jacky打趣说,“你要小心咯,收藏可是停不下来的,是会上瘾的。”(←咱们馆长银子多着呢~)

思想独到的智者

“作为职业赛手,每次比赛的光鲜荣耀,离不开身后强大的团队。敬所有幕后工作者,是你们赋予我赢取比赛的战车、给我护驾。”

-就算有着光芒四射的赛车履历,Jacky也从不以“成功者”自居,而是将功劳归功于团队。

“No matter what the races or your goals are, you depend totally on the quality of  the people you choose to work with. You share most of those success with the people surround you.”

-Jacky还谈到时下热点“人工智能”。

作为一名赛车手,最让他享受的是驾驶的操控感和未知带来的挑战,但自动驾驶势必会剥夺人们驾驶的乐趣。

“As for driving, you can enjoy the toy, accelerate and have fun. While speeding is not easy, that’s why most people go on the racecourses to use the car at the limit without disturbing  anyone and you enjoy the pleasure which autonomous driving can not give you.”

而作为一位公众人物,怀揣着社会责任感的Jacky对此还有一份担忧,“人工智能和日益发展的自动化将会使更多人失业,加剧目前严峻的就业形势,进一步带来社会的不平等。”

小编看来,我们很难判断人工智能的好与坏。但正如库克今年在麻省理工学院的毕业演讲中谈到,“如果科学是黑暗中的探索,那么人性则是引领我们前行的烛火”。 我们所担心的并非人工智能会像人一样思考,而是人们会像计算机一样思考,没有价值观,没有同情心,没有对结果的敬畏之心。我们只有把价值观跟科技融合起来,科技力量才会惠及人类。

“Sometimes I asked people who work for me, ‘who drives the best , me or my wife?'”

-跟大家分享下Jacky戏感十足的签名!

-博物馆特派记者悄悄告诉小编,访谈结束时,老爷子还抱怨此次行程太紧,没时间看熊猫…

当叱咤赛场的冠军车手,遇上滚滚们的圆润身姿,也只能俯首称“萌”!

《速度与激情8》古巴取景 超多老爷车亮相!

《速度与激情8》目前在古巴首都哈瓦那开拍,片场首度曝光,超多老爷车亮相。在公布的这段视频中,主演范·迪塞尔、米歇尔·罗德里格兹和导演F·加里·格雷现身片场,与当地居民狂欢,范·迪塞尔的到来更是引起了粉丝们的尖叫。影片在当地拍摄了几段街头飙车的镜头,不过展示的场景更像是剧组组团去古巴旅游。

《速度与激情8》取景哈瓦那并不像取景东京、迪拜、西班牙那样普通。原因很简单:古巴禁令。上世纪六十年代,古巴通过革命摆脱了美国独裁统治,建立了拉丁美洲第一个摆脱帝国主义统治的社会主义国家。这自然也就跟美国结下了梁子,美国从那时起全面对古巴进行封锁,拒绝一切经济上的往来。 

目前,《速度与激情8》的官方海报已正式公布。这张海报中,唯一的主角就是范·迪塞尔,他站在一辆豪华跑车旁边,一条道路通向无边的远方。这张海报的整体色调显得非常昏暗,这似乎也在表示主角们的前路迷茫。

这张海报的主题是“前方新路”(New Roads Ahead),这个主题也表明了《速度与激情》系列将开始一个新的篇章。作为前七部的男主角,保罗·沃克在《速度与激情7》拍摄途中意外身亡,这也迫使该片将拉开新的帷幕。

环球公司已经明确表示,从《速度与激情8》开始将是一个全新的“三部曲”系列,该公司除了宣布《速度与激情8》将于2017年4月14日上映以外,还宣布了《速度与激情9》的档期为2019年4月19日,以及《速度与激情10》的档期为2021年4月2日。

历史上最具影响力的汽车赛事

最早的赛车运动可追溯至汽车诞生之时。当时的比赛不仅是车手个人技艺、意志和胆量的竞争,更是汽车设计、产品质量的角逐,这是一种独具特色的双重性运动。

1894年举行了世界上第一场汽车比赛,比赛路段从巴黎出发至鲁昂。在随后的九年中还举行了一些点对点的赛事,但都常以巴黎为起点。在早期的比赛中,Panhard汽车扮演了主角,它的大马力发动机使其在比赛中占据了很多的优势。

 

戈登·贝内特杯比赛(The Gordon Bennett Races)

1900–1906

历史上首个国际汽车系列赛是怪人詹姆斯·戈登·贝内特二世(James Gordon Bennett Jr)在1899年赞助法国汽车俱乐部(Automobile Club de France)举办的。参赛条件是参赛车辆必须在它所代表的国家生产,包括车轮。第一场比赛举办于1900年,比赛路段从巴黎至里昂。

戈登·贝内特杯比赛为现代国际汽车大奖赛铺平了道路,它常常被称为挽救赛车运动的比赛。

 

塔格-佛罗热大赛(The Targa Florio)

1906-1977

作为最古老的拉力赛之一,Targa Florio由意大利赛车手文森西·弗洛里奧(Vincenzi Florio)于1906年成立。Targa是古罗马语中“武士的盾牌”的意思,在意大利语中,它代表着用汽车进行的长距离比赛。到20世纪20年代中期,Targo Florio已经是欧洲最大的比赛之一。

1955年Targa成为国际汽联世界超级跑车锦标赛(FIA World Supercar Championship)中的一站。1973 年,最后一届国际Targa Florio收官了,Targa随后变成了一项地区性赛事,直到1977年因撞车事故而停止举办。

 

印地500大赛

1911年至今

印第安纳波利斯500英里大赛开始于1911年,至今仍然每年都会举办。比赛场地为位于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市的椭圆形印第安纳波利斯赛车场,这里曾打破过多项世界速度记录,赛车实际行驶速度往往超过每小时320公里。

丰厚的奖金(1912年为50000美元)吸引了世界各国的知名汽车品牌参与比赛。在两次世界大战之后,印地500大赛陷入了低谷。在当地企业家托尼·赫尔曼(Tony Hullman)重新修复赛道后,印地500大赛重现活力,开启了战后美国赛车的黄金时代。

 

勒芒24小时耐力赛

1923年至今

享有盛名的勒芒24小时耐力赛是世界上最古老的,也是最著名的耐力赛,每年6月在法国西南部城市勒芒举行。不同于其他比赛,勒芒逐渐演变成为品牌与品牌之间的实力对决,甚至是个人与个人的竞争。例如在上世纪60年代,收购法拉利失败的亨利·福特二世发誓要在赛道上打败法拉利,于是大量投资开发优秀的赛车,出现了勇夺勒芒三连冠的福特GT40。

勒芒24小时耐力赛中还产生了一种新的发车方式,所有车按照排位停在一边,当出发指令发出后,车手跑过去启动赛车。每场比赛开始时的这种疯狂的竞争成为了这项比赛的一个标志。然而,这种方式后来又被舍弃了!

 

一千英里赛

1927至今

一千英里耐力赛可能是最后的传奇公路赛。它开始于1927年,由意大利汽车爱好者埃莫·马吉(Count Aymo Maggi)伯爵创立。一千英里耐力赛从布雷西亚(Brescia)出发,抵达罗马后再返回布雷西亚,覆盖了足足一千英里的意大利乡村公路。

这同样是一场危险的比赛,在1957年发生的事故导致了11人死亡,整个比赛都受到了影响,直到1961年,赛事被彻底取消。1977年,“一千英里赛”得以重新开启,仅限1957年前生产的汽车参与,而比赛的形式也由竞速改为了巡游。直至今日,一千英里赛仍然是全球范围内最重要的公路赛事之一。

习大大访英 女王御辇接驾

前不久,习近平主席出访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以超高规格礼遇迎接习近平夫妇。

此次,她不仅唤出每年只参加两次国事访问欢迎仪式的皇家骑兵仪仗队,并在白金汉宫大设国宴,更是派出自己的御辇—皇家马车接驾。

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在伦敦骑兵检阅场举行隆重欢迎仪式。

欢迎仪式结束后,习近平夫妇在女王夫妇的陪同下,乘坐皇家马车前往白金汉宫。

这辆皇家马车作为英女王的御辇可不简单,它被称为“移动的历史博物馆”、“车轮上的宫殿”。

这辆豪华马车是由64岁的加拿大人吉姆·费克林通(Jim Frecklington)设计的,并由50名顶级工匠耗时10年制造而成。长18英尺(约合5米),重达3吨。马车的设计与制作参考了各种皇家马车的元素,集合了镀金液压装置、马达驱动技术和一座承载一千多年历史的博物馆。

车顶的王冠:雕刻这顶王冠的木头来自英国皇家海军1765年建成的胜利号战列舰。这艘战舰参加了独立战争,后来又在法国大革命中大胜西班牙海军,是世界上现存最古老的战列舰。

制作镶板的木片来自斯科特南极雪橇,以及著名教堂的横梁。车身上复杂的花纹由澳大利亚人宝拉·丘奇绘制。

马车门把手来自新西兰,镶有24颗钻石和130颗澳大利亚蓝宝石。车灯材质来自爱丁堡的水晶。

车中方块状的装饰木头均取材于英格兰各个名胜古迹,如伦敦塔、玛丽玫瑰号战列舰、威敏寺、肯辛顿皇宫、肯特伯雷大教堂,以及达西庄园。

女王的坐垫由sudbury金丝制成,而镶嵌在下面盒子里的小石头是苏格兰的镇国之石。1296年,爱德华一世出征苏格兰时把此石掠回英格兰,放到西敏寺的王座之下,表示苏格兰和英格兰统一归为英王的主权。

镶嵌在这扇门上的装饰物有:加里波利的一颗扣子、”五月花号”上的木头、二战王牌飞行员的徽章、罗伯特将军的袖口、飞翔的”苏格兰人号“火车上的一颗铆钉,而最令人震惊的是其中的一块木头取自砸到牛顿的苹果树。

负责制造此车的工匠是64岁的加拿大人吉姆·费克林通,年轻时期的吉姆在皇家马厩工作,后来他回到家乡组织女王二十五周年纪念展,他复制了1902年戴安娜王妃的结婚马车,1986年,他设计制作了澳大利亚国家马车,并作为礼物送给女王,以纪念澳大利亚成立200周年。如今,他又制作了这辆无与伦比的豪华马车。吉姆说,他希望用这辆马车向英国女王表示敬意,并以此来纪念英国伟大的历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