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品牌—标致,除了浪漫还有什么?

2020,听起来就是个无比浪漫的数字,虽说庚子年之始无比艰辛,但宇宙浪漫不止。2月2日恰遇农历正月初九,有“长长久久”寓意,更是罕见的对称日,被称为“爱你爱你对称日”,毕竟20200202这个数字人类的纪元中只有一次,2月14日又是西方情人节,每一个浪漫细节都是2020年寄望向上的铺垫。

“现在你去见她,从背后抱住她然后吻她,她可能直接给你一巴掌,也可能从此跟你好上十年,你有一半的希望。如果行不通,至少你很快知道结果,就像刮刮乐,一刮即知”。这句充满法式幽默的经典台词出自吕克贝松编剧的电影《的士速递1》,这个从1998年开始的系列电影除了有满满的法式浪漫,还有一辆能上天入地无所不能的白色标致出租车。这个大法国骄傲的小狮子——标致汽车,除了浪漫还有什么呢?

《的士速递》剧照

从法兰西第一共和国到二十一世纪,“高卢雄鸡”勤劳勇敢的精神成为民族前进的动力。法国的工业很早起步,比他邻居德国人早了半个世纪。早在1769年,法国炮兵上尉尼古拉斯·居纽(Nicholas Cugnot)为了能更方便的运送大炮,制造了世界上第一台蒸汽机车,这项发明开启了一个纪元。

居纽蒸汽机车(图片来源网络)

1886年德国人卡尔·本茨获得了人类历史上的第一张汽车(三轮汽车)专利,同年一位德国工程师,戈特利布·戴姆勒将自己生产的发动机安装到一辆四轮车上,制造了人类历史上第一台四轮汽车。然而汽车的出现在刚开始的很长一段时间内显得十分“水土不服”,人们对这个新生事物充满疑虑。但却是法国人将汽车这一项伟大的发明推向了全世界。

戴姆勒制造的第一台四轮汽车(图片来源网络)
19世纪中期,法国巴黎附近的标致家族一直在从事钢锯、弹簧和齿轮的生意,在巴黎是名气颇大的家族。1889年标致家族掌门人欧仁·标致(Eugène Peugeot)的表弟阿尔芒·标致(Armand Peugeot)注意到了德国人戴姆勒汽车的发明,认定汽车这种新型的交通方式必定前途无量,而哥哥欧仁却坚持的认为自行车才是大家最需要的。1889年底,阿尔芒邀请戴姆勒来到巴黎,并资助他生产汽车,1890年,第一台配有戴姆勒发动机的标致汽车问世了,从此汽车开始在欧洲大陆开始流行起来。

阿尔芒·标致(图片来源网络)
1896年,阿尔芒的标致汽车公司脱离了标致家族,单独运营标致汽车公司,并开始生产自己的发动机,汽车的年产量超过了30台。然而阿尔芒一生膝下无子,到了1905年,他同意标致家族生产自己的标致汽车,为了区别于阿尔芒的标致汽车,标致公司的汽车取名为莱昂·标致(Lion-Peugeot),生产的第一台汽车便是VA车型,汽车的LOGO取用了标致家族的族徽,一只站立的狮子。

标致家族族徽(图片来源网络)
1905年莱昂标致的VA车型在巴黎车展中亮相,第二年量产版车型下线,到了1908年,VA车型的产量达到了1000辆,成为了标致家族第一个生产超过一千台的车型,这一成绩遥遥领先于同行业的福特和菲亚特公司。VA车型的成功,让标致汽车成为了法国最大的汽车公司。

 三和藏·标致TYPE VA(1906年)


1896年,阿尔芒·标致带领着汽车部门负气从家族“出走”并成立自己的标致汽车公司,是鼓起了很大的勇气,承担着很大的风险,因为标致家族的掌门人,阿尔芒的表哥欧仁·标致并不喜欢汽车这个部门。在1896年之前,标致家族的自行车生意给家族带来丰厚的利润,家族的大部分人都想着躺在这个巨大的“香饽饽”上安逸的挣钱。当时被当作“异类”的汽车并没有很多人看好,而49岁的阿尔芒在汽车身上看到了光明的未来,但是汽车项目失败,他将一无所有。
后来的事实证明了阿尔芒是正确的,汽车在全球范围内的发展势不可挡,马车、蒸汽车和自行车的地位渐渐的被取代了。1905年阿尔芒·标致和欧仁·标致两兄弟的关系也缓和了,阿尔芒抛弃了前嫌,重新回到家族的怀抱,像一个游子,荣归故里。同年的VA车型大获成功后,它的后续产品,标致·贝贝(Bebe)总产量达到了3000台,标致家族开始将重心转向汽车生产。到了1910年,标致汽车公司和莱昂标致汽车合并,标致汽车公司重新统一。在1915年阿尔芒·标致去世之前,标致公司汽车年产辆已经达到了10000辆。

布加迪设计的“标致·贝贝”车型(米卢斯法国国家汽车博物馆藏品)

1985年3月15日,标致和广州汽车厂,以及其它金融机构签约成立“广州标致汽车有限公司”,从合资时间来看,中国市场除了广州标致以外,只有北京吉普和上海大众,法国人站得了市场的先机。生产出了第一款车标致505 ,也是中国第一只在中国大街小巷穿行无阻的狮子。

广州标致505(图片来源网络)
2002年,中法启动“东风标致”战略,对这只狮子的创造力,中国也从来没有低估过,热爱艺术的法国人陆陆续续在车型设计上给我们带来了不少惊喜。除却“浪漫”这个被过度冠之的噱头,标致经典车依然是保持了它独有的雅致气质和文化色彩。每当大家怀念标致经典车时,都在想着它的辉煌,但时代变了,它们在造车工艺方面进步缓慢了。2020年,东风标致一口气推出了三款新能源车型,试图依靠新能源产品重振市场,新能源市场还没有真正的发展成熟,竞争格局也尚未定型,因此,大家都还有机会,至于东风标致能不能抓住新能源这个契机从而扭转局面,现在下定论还为时尚早。就像《的士速递》影片中落寞英雄标致407一样,它尚在寻找自己真正的继任者。
推荐阅读

故宫,曾经“代言”过的那些车

紫禁城是公元1420年永乐皇帝下诏建造的,2020年正是600岁生日。它有很多名字:它叫紫禁城,是世界上规模最大、保存最完整的古代宫殿建筑群;也叫故宫,藏有世界上最多的中国文物藏品,也是世界遗产的名字;还叫故宫博物院,是世界上观众来访量最多的博物馆。
2020年1月,微博 @故宫博物院 发表了一组新老照片对比照,将无数人拉回悠远的历史中。


故宫上千步的台阶,厚重的城墙,经过岁月摩擦的砖瓦,这一切都在诉说这栋古老建筑多年岁月所经历的故事。末代皇帝溥仪算得上中国历史上最喜欢骑自行车的皇帝,为了以“转轮”为乐,让人把门槛统统锯了。中国上下五千年,他是唯一一个这么干的皇帝。1月17日,“女子周一开车进入故宫太和门广场”的微博,引发网友讨伐。照片中女子车辆停靠在金水桥边,地面为故宫旧砖,专家表示,故宫地面砖体属于文物保护范畴,车辆在上面行驶“对文物的损坏都是不可逆的。”

那么,什么车才有资格开进故宫?

大清国陆军一号:杜里埃


1893年,查理斯·杜里埃和弗兰克·杜里埃两兄弟建立了杜里埃汽车(Duryea Motor Wagon Company),该公司为美国历史上的第一家汽车制造公司,生产了全美第一辆汽车———“杜里埃”牌汽车。到了1896年,组装了13辆“杜里埃”牌汽车。1898年后两兄弟分道扬镳,不再生产汽车。

光绪26年(1901年),慈禧太后66岁寿辰,时任直隶总督袁世凯为讨慈禧太后欢心,花一万两白银从美利坚进口了一辆“杜里埃”汽车,作为寿礼敬献给慈禧。

这是一辆敞开式汽车。车厢内有两排座位,前排座位是只能乘坐一人的司机座,后排是可以乘坐两人的乘客席。发动机安置在乘客席座位下部,发动机旁的齿轮变速箱把动力传递给后轴,最高时速为每小时19公里。这辆杜里埃现在还保存在颐和园。

600年的故宫
牵手60年的红旗


“拥有60年造车历史的红旗,与拥有600年文化历史传承的故宫,决定携手合作,共同向中国文化致敬。”
——一汽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徐留平


如果有“特殊权利”可以把车开进紫禁城,那一定是国车“红旗”!新中国成立伊始,党和国家领导人就格外重视汽车工业,1956年,一汽挑起了国产轿车设计重任,在轿车生产经验“一穷二白”,只能凭借“敲敲打打”造车环境下,一汽人硬是于1958年5月12日试制成功了第一辆国产轿车CA71,“CA”是“China Automobile”的首字母组合,“7”是轿车类别代号,“1”代表第一代车型。不过,CA71并没有被命名“红旗”,而是使用“东风”作为名称。

东风CA71接受毛主席检阅

此后不久,上级部门对一汽提出了新要求,“中央领导和我国驻外使节外出,到机场迎接外宾时,希望能坐上我国自己生产的高级轿车。”于是,“红旗”应运而生。第一款红旗牌轿车的编号为CA72,这也是我国第一辆真正的高级轿车。也是从那一时刻,中国汽车工业掀开了新的篇章。

1959年国庆十周年前夕,红旗CA72在天安门广场展出
1972年2月21日,美国总统尼克松抵达北京,受到周恩来总理等中国领导人的欢迎。25日,尼克松总统一行游览故宫,我国提供了三十多辆“红旗”车服务,包括CA72、CA770、CA771、CA772、CA773等,成为故宫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此次中国行,取代美国总统专车,服务于尼克松总统的红旗CA772是一款防弹轿车,车身防弹装甲厚度4-6毫米,防弹玻璃厚度65毫米,轮胎被子弹击中后可继续行驶100公里。动力方面,其采用8升自然吸气发动机,最大功率300马力,最高时速130公里。这辆尼克松总统坐过的红旗轿车现收藏在一汽集团红旗文化展馆。

1973年9月,法国总统蓬皮杜访华乘坐红旗CA772防弹轿车

故宫“代言”汽车的时代结束


2012年1月,单霁翔接任故宫博物院院长,他不仅仅要求普通游客不得开车进入故宫,故宫的职工也只能骑自行车去里面上班。对此,单院长说:“英国的白金汉宫、法国的凡尔赛宫,都不允许车辆穿行,这是一个文化尊严的问题。为了应对一些突发或特殊情况,院内可以使用自行车和电瓶车。国宾或者外国首脑也没有“走后门”。”

2013年,法国总统奥朗德访华,他的车辆就按故宫要求停在了午门前,成为近十几年来第一位步行进入故宫的外国元首。

2019年,美国总统特朗普和夫人梅拉尼娅参观故宫博物院也需乘电动车进入,步行走入太和殿广场。

自那以后,国际政要乘坐礼宾车参访故宫的惯例逐渐成为了历史。故宫“代言”汽车的时代结束!
一个国家于历史中才更见深度,中华五千年这份厚重的底蕴生长于民族历史的躯干里,正因为有了这些见证历史的文物才会“灵魂深重”,尊重那些历史文物,便是保护这身躯中最具支撑力的骨架。

世警会在成都开幕 谈谈阿Sir座驾发展史

2019年8月8月,第十八届世界警察和消防员运动会(简称“世警会”)开幕式在成都双流体育中心正式拉开帷幕。作为世界上参赛人数仅次于夏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国际赛事,此届世警会共设有60个比赛项目、吸引着来自80余个国家的上万名运动员和消防员来蓉参赛。

自1985年在美国圣何塞举办首届世警会以来,每两年一届的世警会相继在美国、加拿大、比利时等各地成功举办,2019成都第十八届世警会是首次在中国举办,在整个亚洲地区也属首次。自创办以来,世警会在促进各国警队文化交流、展现主办城市活力中发挥着越来越显著的作用。

正如不同的地区有着各异的历史背景,生长于不同国家、不同历史境遇下的警察及警队文化也呈现出各自不同的特点,从各国警车的历史中便可以得窥一斑。

骑马的警察(1896年)

同世警会起源于美国一样,世界上第一辆警车也是来自美国俄亥俄州阿克伦市(Ohio, Akron)警察局的一辆电力马车。这辆诞生于1899年的四马力电驱警车,最高时速达18英里/时,满电状态下最远可行驶30英里,重2.5吨,可同时容纳12位犯人。有趣的是,它的第一件任务是去逮捕一位在大街上的醉汉。

阿克伦市警察局的电力马车(1899年)

在那之前,骑马与步行才是警察巡逻与执法过程的最主要交通方式。直到19世纪晚期,在步行和骑马之外,警察部门才开始使用马匹牵拉的“车”来运送囚犯,自行车、摩托车也被运用在警察执法巡逻。

马力牵拉的警车

直到20世纪初,美国警车40%由蒸汽和电力驱动的警车组成,直到福特T型车的出现,警车的大规模机动化才得以实现。

福特T型警车(1919年)

作为福特汽车公司于1908年推出的一款具有传奇色彩的车型,福特T型车,凭借首次采用流水线大规模作业的技术革新,实现了汽车生产效率地显著提高,极大地了降低了汽车售价,从而占领了美国乃至全世界大半的汽车市场,警用车市场自然也不例外。从福特T型车开始,到配置V8引擎福特18型,从六十年代的Fairlane 到七十年代的Torinos Custom、八十年代的Mustang Pursuit,福特汽车从一开始便成为了美国警车的主要品牌。

福特T型车(1919年)三和·藏

福特之外,雪佛兰、普利茅斯以及道奇也是美国警车主要品牌。雪佛兰·贝莱尔堪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美国最受欢迎的警车;道奇·花冠也曾在六十年代的美国警车市场风靡一时,但随后便被雪佛兰·卡普利斯改装的警车抢下风头。

 雪佛兰贝莱尔警车(1957年)

雪佛兰贝莱尔(1951) 三和·藏

与其他国家的警车相比,美国警车很早便显示出对动力与速度的追求,以便满足追捕各路罪犯的需求。这种独特的警车文化也影响到了美国的汽车运动——印地500大赛。作为独具美国特色的赛事,相较于追求精细控制与复杂技术的欧洲赛车运动,印地500大赛起源于私酒贩子与警察之间猫捉老鼠游戏,故而显得简单粗暴。超车、碰撞、翻滚时有发生,使得印地500的赛道一如古罗马的斗兽场,成为世界上死亡率最高的速度游戏。

美国印地500大赛

同美国警车相比,英国的警车文化或许就会显得轻松自然一些。在英国,警车也被广泛地称作“Panda Car”,因为早时用作英国警车的福特Anglia 车身以大块浅蓝色和白色喷涂,呈现在当时黑白电视的形象是黑白二色,所以警车便被称为了“熊猫车”。虽然美国福特、雪佛兰在英国警车市场也有着不小的份额,但一些英国汽车品牌(包括汽车和摩托车)更能让本土的警车文化更为多样,如戴姆勒、莫里斯、名爵、捷豹等英国品牌的警车。

戴姆勒

名爵

捷豹

MINI

莫里斯 J-Type

BSA 警用摩托车

在我国,虽然民国时期上海等少数外埠港口及租界已有少量职业化的警察,但警车使用的具体情况却难以稽考,只能从一些旧时影像等资料中得知一二。直到改革开放后,随着“侉子”侧三轮到北京吉普212、大众桑塔纳等警车的出现,中国的警车才开始逐渐成熟。

长江侧三轮警用摩托(80年代)

北京吉普212型警车(90年代)

长安警用面包车(90年代)

大众桑塔纳警车(21世纪初)

世警会中国的警用摩托车(2019年)

世警会中国的消防车(2019年)

从1899年美国阿克伦市的第一辆电动警用车,到如今巡逻车、应急车、运输车等种类多样的警车;从美系福特警车独占鳌头,到现在各国警车各具特色。警车随着执行部门的需要而产生、而丰富。

昨晚各国的警察菁英、憨态可掬的大熊猫玩偶、威武霸气的消防车,在成都市双流体育中心内热闹非凡。世警会,是一场比赛,又不仅仅是一场比赛;警车,是一个工具,又不仅仅是一个工具。他们的发展史记录了各国警队的每一次重大革新,也像是警队文化的一面镜子,既能折射出警察在不同时期的历史职能,也从侧面反映着各国能力的消长起伏。警察和消防员都是伟大的群体,是和平时期牺牲最多、风险最大的队伍,感谢你们!“因为有你们,所以平安和安宁常在!“

为什么“奔驰”是比“宾士”更好的译名?

近日,海南省民政厅发布的“关于需清理整治不规范地名清单的公示”,在各大社交媒体上引发热议。据悉,此项政策主要针对海南省“大、洋、怪、重”等不规范地名进行整治,其中的“洋”,指的便是翻译不地道、难理解以及过份“洋化”的地名译词。

实际上,不唯是街巷地名中存在着许许多多的外来译词,作为舶来品的汽车,当国外汽车商进军中国市场时,都会选择将品牌名汉化,以适应中国市场消费者的语言习惯。而这些经过汉译的汽车品牌名,也渐渐地进入了汉语的词汇系统,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常用的交际词汇。
一般而言,外来词的翻译主要有音译、意译、意音兼译及借形等方式;同样,具体表现在汽车品牌名的汉译过程中,品牌名的汉译也主要通过这四种方式。以下,本文就将从音译词、意译词及意音兼译词等角度为大家介绍那些我们身处其中却未甚留意的汽车品牌汉译名们。

音译词,是指直接用汉字摹拟原语言词汇发音而创造的新词,如沙发「Sofa」、布丁「Pudding」、咖啡「Coffee」就是常见直接模拟原词汇发音而为人们日常使用的音译外来词。知名的音译汽车品牌名有:

劳斯莱斯—— Rolls-Royce

劳斯莱斯汽车公司(Rolls-Royce Motor Cars Limited),创立于1906年,其命名源于创始人亨利·罗伊斯(Henry Royce)和查尔斯·罗尔斯(Charles Rolls)两人姓氏的拼组“Rolls-Royce”。中译名“劳斯莱斯”,便是“Rolls-Royce”直接拟音;这多少会让人每次念起“劳斯莱斯”这个名字时,都会自然地记起 Rolls 和 Royce 这两位创始人。

左为查尔斯·罗尔斯(Charles Rolls),右为亨利·罗伊斯(Henry Royce)

三和老爷车博物馆馆藏 劳斯莱斯·银魂 Silver Ghost  40/50HP (1923)


法拉利—— Ferrari

1947年,恩佐·法拉利(Enzo Ferrari),前阿尔法·罗密欧车队的队长,在意大利北部马拉内罗注册了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商标,并作为独立的汽车制造商,在世界一级方程式锦标赛(F1)的赛车场上,开启了属于法拉利车队的红色时代。我们通称的“法拉利” 就是意大利语 Ferrari 的音译。

法拉利创始人恩佐·法拉利素描像及法拉利跃马标志

三和老爷车博物馆馆藏 法拉利F355(1995)

沃尔沃—— Volvo

初产于1927年瑞典哥德堡的Volvo,是北欧第一个汽车品牌,其中译名“沃尔沃” 也是典型地从“Volvo”直接音译而来。Volvo 是拉丁文,意为“滚动”,通过汉语音译词“沃尔沃”,我们能立刻记住它的读音,但却很难明白它的意义——“滚动”,而这也正是所有音译构词的短板。但过于俗化的意译反而不如直接音译来得清爽干脆,可资对比的便是,不同于大陆将 Volvo直接音译为沃尔沃,台湾则将沃尔沃汽车通译为富豪汽车。

沃尔沃(Volvo)汽车公司由创始人格布尔森和拉尔森于1927年成立,其品牌名称象征“勇往直前、永不止步”,同时,沃尔沃提出了以安全作为品牌的核心价值。

 三和老爷车博物馆馆藏 Volvo PV544(1958),世界上首款标配三点式安全带车型。

实际上,汽车品牌名的汉译时,多采用直接音译的方式,除上述品牌外,还有菲亚特「FIAT」、宾利「Bentley」、福特「Ford」等诸多汽车品牌都是采用品牌名音译的汉化方式。

意译词,是指在翻译外来词时,用汉语本有的词汇材料移植外来词的意义,而不是模拟其语音,如英语词 E-mail,从最初的“伊妹儿”到现在通用的“邮件”的译名变化,便反映了翻译方式从音译到意译的变化。

路虎—— Land Rover

创立于1948年的 Land Rover 是世界上著名的越野车品牌,其名称中的罗孚(Rover)原是北欧的一个勇敢善战的海盗民族,借以象征着海盗式的乘风破浪、无所畏惧的企业精神。相比于香港译名“越野路华”、台湾译名“荒原路华”,大陆意译为“路虎”似乎更胜一筹,“虎”刚猛强势的兽王威仪恰好地贴合了 Rover 勇敢无惧的海盗气质。

路虎的第一创始人——莫里斯.维尔克斯

第一辆生产的Land Rover (HUE 166) 1948年

Land Rover 的“路虎” 意译确实精妙,但这种精妙的翻译往往可遇而不可求;有时一个不恰当的译名倒是会给汽车品牌带来严重的负面影响,如丰田越野车系列Prado 就因译名“霸道” 过于蛮横而惹人生厌,最后只能改用音译名“普拉多”来挽回声誉;而Lexus 也由原来的意译名“凌志”改为音译名“雷克萨斯”。

音意兼译,是外来词译介过程中最为理想的一种方式,在部分保留原词语音的同时,兼顾了传神达意的表达效果,如可口可乐「Coca-Cola」、迷你「Mini」等便既保留语音又有生动的表达效果。部分汽车品牌,也通过这种意音兼意的方式,创造了自己品牌的中文名。

宝马—— BMW

BMW,是英语 Bavarian Motor Works 的简称,其德语原文 Bayerische Motoren Werke AG,意为巴伐利亚发动机工厂有限公司。BMW 汉化的翻译,采用的便是“音译+意译”的方式,音译巴伐利亚 Bavarian 的第一个音节为“宝”,再添加意译的交通工具词“马”,从而构成了“宝马”。汉语内化外来词的过程中,常常用中国传统概念去意译有着相同功能的外来物,“宝马”用传统交通工具“马”来指称车,自行车以前也被称为“洋马”。

BMW创始人古斯塔夫·奥托(Gustav Otto)是历史上伟大的飞机制造专家;BMW创始人卡尔·斐德利希·拉普(Karl Friedrich Rapp )是历史上伟大的工程师

三和老爷车博物馆馆藏 BMW 327/28(1939)

奔驰——Benz

同样出身于德国的汽车品牌Benz中译名“奔驰” 也是颇为成功的音译兼译词,既基本保留Benz 的读音,也能从“奔”与“驰”这两个动词的组合中感受到汽车的动感与速度。

卡尔·本茨发明的二冲程发动机于1879年问世,而后成立了“Benz(奔驰)”公司

三和老爷车博物馆馆藏 “奔驰一号”

Benz公司的第一辆汽车于1885年10月诞生,是一辆“三轮”汽车,也是人类历史上第一辆公认的汽车,名为“奔驰一号”

现实生活中,诸如路虎、奔驰、宝马以及可口可乐、迷你这样声理兼备的译名毕竟难得;在更多的境遇下,外来词的汉译,不论是街巷地名还是品牌名,都需要经过一个较长时段的磨合及适应。
在这个外来词与汉语词磨合交融的过程中,汉语词汇系统逐渐内化外来词,从而使得汉语词汇能够适应社会现实发展的需要而不断更新、生长和发展。
汽车品牌名的使用同样如此,路虎、奔驰的翻译固然尽善尽美,但劳斯莱斯、法拉利这样的“洋”译名也同等重要,都在人们日常生活的语用交际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贾延良 | 听红旗CA770设计师 讲述国车宝藏的前世今生

乘古人之创造
开时代之生面

(图片来源于网络)

《国家宝藏》第二季未播先火,首期节目开播后不出所料得再次掀起话题热潮。称之为国宝的藏品无一不弥足珍贵,国宝守护人们鲜活、生动、多样地演绎着每一件藏品的前世今生,讲述着每一件藏品背后的历史故事。其中,文化自信是在节目之后被更多人关注,对传统文化的思考被深刻触及,那些融入在我们血液里的文化精神,应该如何弘扬?那些生长在这片土地上的文化成果,应如何传播?

初心之坚定
使命之驱使

众所周知,《国家宝藏》肩负着“解码中华文脉基因”、“续写上下五千年历史”的文化使命,以展示中华文明生生不息的历史积淀和思想传承。三和老爷车博物馆作为中国最大的民办老爷车博物馆,潜心传播中国经典车文化。红旗CA770作为我馆的首件藏品,制动了我馆收藏的马达,作为中国国宝级汽车的红旗,不仅对于我馆的意义非凡,同时也对于当时的中国有着不同寻常的价值。

国车之缔造—造中国人自己的汽车
国车之守护—护中国人自己的文化


二零一八年三月的成都,依旧青山远黛,白云空流,静悄悄的春雨滋润了万物,馆外草地里的露水还散发着春天的清新。对于一个生而向上的博物馆来说,属于它的灵魂早已迫不及待得从冬日慵懒身躯里破壳而出。在这个充满生机的三月,我馆迎来了一位如同春天般活力的老人,红旗CA770、CA774设计师——贾延良先生 。
初见贾延良先生,精神矍铄,丝毫没有年近八十的暮色,朴素大方的着装尽显知识分子的形象。当推开博物馆大门后望见那辆熟悉的红旗CA770,贾延良先生神色喜悦,对这台自己设计的车侃侃而谈,从历史讲到民族,从设计讲到理念,从他锵锵有力的声音中,能感受到他当初设计红旗CA770时的那份激情到如今都不曾衰减。

贾延良先生不曾声名鹊起,大众多是通过关注到红旗轿车的时候,间接了解到贾延良先生。贾延良先生于1964年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毕业,他的第一款设计是他的毕业设计——BK651(国内首款大型柴油客车),该款车型的设计风格对此后中国客车设计风潮的影响持续了二十余年。此后,贾延良先生去到了一汽参与工作,从最基本的工作做起,压制磨具到进入喷漆车间,出色的设计很快得到团队的赏识与认可,最终走进科室,在国家下达制造国产高级轿车的背景下开始负责红旗CA770三排高级轿车的研发设计工作。这才有了在上世纪60至70年代风光无限的的国家礼宾专用车红旗CA770,以及后来的红旗CA774。

(图片来源于网络)

(红旗CA774手稿)

岁月蹉跎,流年似水,老一辈的汽车设计师伴随着时光的流逝,自身的价值会在历史长河之中变得尤为珍贵,在颂扬他们贡献和精神的同时,更应将中国汽车文化传承下去,这也正是老一辈们对未来传统文化能长盛不衰的希冀。红旗CA770作为贾延良先生的巅峰之作,之所以能成功成为经典,正是因为有了中国元素的融入。贾延良先生自身对中国文化有着深刻的理解,也曾在实习期在园林居住了三个月之久,潜心研究中国文化与设计,这也为之后将中国古典家具、建筑、绘画、艺术的精髓提炼运用在红旗轿车的设计上打下了坚实的设计基础,及民族元素被活灵活现的展示做足了准备。

红旗CA770整体造型挺拔,棱角分明,且有“车未动,型已动”的直观视觉感受,这正好也是贾延良先生在当时特殊的历史背景之下,想在红旗车上体现出的民族气节–不卑不亢,昂首向上,整车的头尾、侧面造型均与其呼应。

红旗车细节之处与内饰上的设计,把中国古代的彩陶、青铜器、瓷器,甚至中国的明式家具的元素纷纷融入,民族的符号也经过抽象艺术化的改进。最后,这款贾延良先生口中反复提及“中国车”红旗CA770才得以面世。

明珠不致尘封
经典延续力量

(图片来源于网络)

视线再次回转到文章伊始。《国家宝藏》第二季第一期首个呈现于大众眼前的国宝——样式雷烫样,中国建筑世界遗产六分之一都与之有关,如圆明园、故宫、颐和园、北海、承德避暑山庄等耳熟能详的皇家建筑。其中,天津大学建筑学院王其亨教授作为“样式雷烫样”今生故事的延续,研究样式雷建筑近40年,伏案研究整理资料,实地核对图档与现状,助力了样式雷建筑图档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遗产名录》,使其成为我国第五个世界记忆遗产项目。

(图片来源于网络)

1896权威著作《 比较建筑史》,书中有一张名为“建筑之树”的图,描述人类的建筑文明如何生长,图中中国的位置离根很近但是却是旁枝,换句话来说,中国建筑尽管发生得早,但是后来停滞发展,并且对世界建筑毫无影响。这一图让中国建筑界的前辈们(中国营造学社)忍无可忍,这其中也包括了王其亨教授,为了维护中国古建筑在世界上的尊严,不愿让中国古代建筑设计患上“失语症”,让如此宝贵的文化被历史的尘埃所淹没,他带领着团队在这几十年中完成了有关清代陵寝工程的样式雷图档五千余份的编目整理工作,发表了相关研究论文百余篇,出版了四部设计专著,解决了1.3万件样式雷图档。雷氏家族代代总结流传下来的设计图纸可谓中国古建筑文化之大成,王其亨教授此举为中国建筑史做出了巨大贡献。
这何不是一种对传统文化的传承、历史经典的延续?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贾延良先生作为红旗CA770的设计师,在恶劣的历史环境下设计出“中国车”是具有破局意义和引领价值的。我们常说,文化自信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发展中最基本、最深沉、最持久的力量,透过文化自信,我们可唤醒民族根脉中亘古不变的磅礴力量,从而才会有为开山拓土的创举为千古之传唱。中国经典车文化的传播,在传承传统文化的同时,应与新时代的创新碰撞、交融,发扬光大,从而延续历史经典的力量。

传奇需守护
技艺需传承
精神需传递
明珠才不致尘封 
经典便可延续力量

2019年是中国建国70周年,我馆在2018年美国圆石滩优雅竞赛中荣获“主席杯”大奖的红旗CA72 也将于1月回馆。“Hong Qi,China”成2018圆石滩优雅竞赛最大亮点

届时,我馆将会举行红旗为主题的汽车文化行业论坛,我们将会邀请「国内汽车博物馆馆长」「汽车行业领袖」「汽车行业资深媒体人」「老爷车藏家」等参与此次分享,共同畅享中国汽车文化的传承与延续。

甲子岁月 | 红旗情怀总是诗

随着中国汽车产销量跃居世界第一,国人对于汽车历史和汽车文化的认知需求也日益提高。中国人应当珍视我们自己的汽车文化和历史,如我钟情的国车“红旗”,她体现的“坚持、拼搏、自信、无惧”精神,正是中国汽车产业乃至中国社会进步的重要文化象征。

——黄宗敏

国车”红旗如脊梁,拥有钢筋铁骨之躯,低调坚韧之干。

大家好,我是老爷车守护者——三和老爷车博物馆,我守护着国内外众多知名老爷车,他们的背后,藏着底蕴丰厚的文化,源远流长的历史。今年,2018年,对于中国来说正好是一个特殊的年份,建国69周年,改革开放40周年。这些年来,国家劈波斩浪,每一个变革都让人民生活高质量巨变。

瞭望中国汽车工业发展历程,“红旗”无疑是这个飞跃的时代的参与者和见证者。1958年8月1日,从第一辆“红旗“牌轿车诞生,至2018年8月1日,一汽红旗走过了60年的发展历程。此刻,我带你回到中国建国初期,讲一讲“国车”红旗,她的历史,她的故事。

 

 

自力更生(1950-1958

从1901年匈牙利人李恩时第一次将汽车带入中国,一直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所有在中国大地行驶的轿车都是舶来品。

经济封锁的压迫以及1957年初国务院任务的下达促进了国产轿车的诞生,工业基础薄弱的中国硬着头皮开始了造车之旅,“第一汽车制造厂”在轿车制造方面堪称是“零”起点,人才奇缺的背景下,1958年5月5日,一汽试制成功了中国第一辆“东风”牌CA71型轿车,名字来源于毛泽东《在各国共产党和工人党莫斯科会议上的讲话》中的“东风压倒西风”言论。车型生产代号为CA71(China Automobile),7为车辆类别代号;1表示第1代车型。该车车身以法国SimcaVedette Versailles轿车为蓝本,车头和车身的一些细节进行了重新设计。

虽然东风CA71开创了新中国制造轿车的先河,但是它因外形和尺寸上不足以作为中央领导人的礼宾用车,一汽自己提出了制造高级轿车的计划。由于当时没有高级轿车的制造经验,所以一汽从吉林工业大学借了一辆1955年款的Chrysler Imperial(克莱斯勒帝国)作为设计参考蓝本。经过33天的试制,1958年8月,第一台红旗轿车诞生。代号CA72-1E,E是Experimental(试验)的首字母。

第一辆红旗CA72-1E试制成功后,中央又给一汽下达了设计制造红旗检阅车的任务,用于1959年建国10周年庆典。经过两个月的改进,9月28日,第一批红旗CA72装配完毕,当夜送往中南海,向国庆10周年献礼。1959年10月1日,阅兵总指挥和国防部长乘坐2辆红旗检阅车检阅了海、陆、空三军,同时6辆红旗CA72轿车列队进入游行队伍中,接受毛泽东检阅。

那时起,CA72也基本奠定了第一代红旗轿车的主要外观风格。

CA72红旗汽车内涵

前车标是一面迎风招展的红旗,代表了毛泽东思想;

后车标的“红旗”汉字,借用了毛泽东为1958年5月创刊的《红旗》杂志的封面题字。

早期的CA72在翼子板一侧标有并排五面小红旗,代表“工、农、商、学、兵”。

1960年翼子板上的5面小红旗随着那场大运动也变成3面,象征着1958年中共中央提出的社会主义建设“总路线、大跃进、人民公社”施政口号。

方向盘中央的古代马车造型

尾部采用了独具一格的宫灯型尾灯

车内采用了景泰蓝、福建漆、杭州织锦

由于工厂生产设备落后,所有的红旗CA72均为手工制造(车身钣金都是敲出来的),因而制造成本高昂且产量很少,它的总产量只有202辆,至今存世的CA72数量并不多。海内外的红旗车迷通过收藏表现对红色年代的情结、对逝去岁月的回忆和对民族工艺的追随,也许这就是老红旗车始终受到拥趸的原因吧。

今年,我馆正好将携藏车1965年红旗CA72(1965 Hong Qi CA72)参加历史最悠久也最具声望的圆石滩优雅竞赛。

1959年,红旗CA72被国家认可成为国家高级领导用车,参加了国庆十周年庆典仪式。1960年,红旗CA72轿车在德国莱比锡国际博览会引起国际社会高度关注。并于同年,CA72被编入《世界汽车年鉴》。

东方民族美学结晶,颇具特点的红旗CA72会在今年的圆石滩优雅竞赛上获得怎样的成绩,我们一块拭目以待。

 

 

换代升级(1965)


自从1965年CA770正式定型到1966年投产,红旗的历史进入了最为辉煌的时期,到目前为止,她也无疑是国内老爷车市场上的明星车型,很多人都对它宠爱有加,对于它的型号更是如数家珍一般的了解,美国的第一辆红旗车CA770,正是“黑鹰博物馆”同我馆交换得来的。

 

技术停滞不前,红旗轿车最终停产(1981-1995)

1966年文化大革命爆发后,红旗轿车的生产开始受到了致命波及。虽然在1970年相继研发出了CA771、CA773,但是这两款车型都是在CA770的外观和内饰上做的小改进,并没有实质的技术提升。

 

象征性复产(1996-2008)

1996年,红旗轿车开始“贴牌”复产基于奥迪100而来的CA7220。就此,红旗开始了一段时期的换标复产。

2005年,一汽展出了自主独立研发的HQE概念车。在车身造型上HQE继承了CA770前高后低的船型车身、对开式车门以及3排侧窗等设计。同时,车头进气格栅和车尾都加入了抽象的天安门造型设计,车身侧面沿用的三面侧标还加入了转向灯功能。动力方面,HQE搭载了一汽集团专门为这辆车开发的一款自主设计、具备先进水平的6.0升V12汽油机,额定功率408马力,峰值扭矩550牛·米。

2009年,红旗HQE实车正式亮相,胡锦涛在国庆60周年阅兵中乘坐这辆车检阅了三军。

 

红旗正式复产(2012)

2012年北京车展,红旗一口气展出了H7、L7、L9三款车型,并且还发布了品牌的未来发展战略。据一汽红旗表示,中国一汽为打造红旗轿车投入了集团最优质的资源,项目团队达到1600人。项目启动以来,累计投入研发费用52亿元。2013年5月30日,红旗H7正式上市,拥有完全的自主知识产权。它再一次吹响了红旗品牌复兴的号角。

 

澎湃新生(2018)

在2018北京国际车展上,新红旗H5震撼登场。此外还“E·境”GT CONCEPT概念车、红旗首款电动SUV E-HS3、智能驾驶舱等共7款车型及技术展品。

60周年“红旗Day”主题庆典

1958年8月1日,第一辆“红旗”轿车诞生,悠悠岁月,红旗品牌已走过了60年时光。为庆祝这一重要的日子,中国一汽红旗品牌于7月31日至8月2日期间,在长春中国一汽新总部举办60周年“红旗Day”主题庆典。将举行“红旗60周年‘致敬 · 红旗人物’颁奖盛典”、“红旗小镇启动仪式”、“新高尚至尊座驾红旗L5交车仪式”、“红旗造型设计全球挑战赛启动仪式”等系列活动。

 “致敬·红旗人物”全家福

红旗,历经沧桑一甲子,是属于中国人的高端汽车品牌,是中国汽车的一张名片。60年前的夏天,在“拿出高级轿车去见毛主席”这句口号的激励下,第一汽车制造厂全厂上下总动员,组成攻关突击队,日夜奋战,拼尽全力,于1958年8月1日造出了第一辆红旗牌高级轿车,创造了中国汽车工业的奇迹。 

2018年1月8日,中国一汽发布新红旗战略:打造新红旗成为“中国第一、世界著名”的“新高尚品牌”,满足消费者对新时代“美好生活、美妙出行”的追求,肩负起强大中国汽车产业的历史重任。 

为了这一理想,红旗人开始了一场前所未有的新征程。从深化改革、到新技术、新产品和全新服务,红旗展现出了全新的风貌。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重新出发。60年传承的不仅是历史,更是一种信仰。新红旗代表的不仅是现在,更是未来。

 

 红旗情怀

在国人心里,红旗有其他品牌所不能代替的位置,因为她早已远远超出了一个轿车品牌的含义。某种意义上来说,红旗已成为中国汽车工业的文化符号,同时也代表着中国不断崛起的民族精神。从一开始,承载着国人自立造车的梦,到现如今,梦不仅早已实现,并继续延续着辉煌。